全球醫療器械行業投資熱點分析及中國近年來投資回顧分析

2018年01月26日09:26  作者:尹海華  來源:弗銳達醫械資訊

全球醫療器械行業投資熱點分析及中國近年來投資回顧分析

來源:弗銳達醫械資訊   發布者:尹海華   日期:2017-09-04   


2017年9月1日至3日,由蘇州生物醫藥產業園(BioBAY)牽手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主辦的第七屆中國醫療器械高峰論壇(DeviceChina 2017)在蘇州獨墅湖畔拉開帷幕,中國醫療器械高峰論壇作為國內首個聚焦于醫療器械產業的專業高峰論壇,直擊新醫改與監管新政下的中國醫療器械創新征途。

本屆高峰論壇繼續關注中國醫療器械行業生態發展、行業政策的最新變化;同時還就新興醫用材料、心臟疾病的介入治療及其延伸和擴展、精準醫療等專題展開深入探討。在新醫改的新政影響下,如何讓中國醫療器械創新穩步健行,亦是此次會議上討論的重要議題。

9月2日上午,奧博醫療資本資深董事總經理王國瑋醫學博士作為主持人,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姜峰醫學博士,江蘇省臨床醫學研究院/江蘇省人民醫院副院長/教授王捷博士,通和毓承管理合伙人朱青生博士,元生創投創始合伙人陳杰參與,展開了《全球醫療器械行業投資熱點分析及中國近年來投資回顧分析》圓桌討論。

以下為圓桌討論概要:

王國瑋:今天非常高興能夠和大家一起分享“全球醫療器械行業投資熱點分析”,我們發現國內的公司走出去后,不僅是公司還有基金,大家非常關心的是從海外的角度。我個人覺得還是要圍繞著中國的市場。過去幾年醫療器械方面投資并不是很景氣,我看美國的基金他們有兩三年沒有投過醫療器械的公司。過去這幾年在美國和歐洲,醫療器械創新并不強。這并不影響中國的市場,我們應該看到中國醫療器械今天的發展和我們所需要的國外技術,怎么立足中國做跨境。我覺得跨境在過去幾年里面,在各個方面有很大的突破。

姜峰:我來自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今天這個會的主題是投資,我也是一名個人投資者。

王捷:我是江蘇省臨床醫學研究院/江蘇省人民醫院副院長。

朱青生:我是通和毓承的管理合伙人,我們今年上半年有一個比較大的并購,我們通和資本和無錫毓承合并,合并了以后我們的基金仍然專注于生命科學領域的投資。非常高興在這里跟大家以新的身份和大家交流。

陳杰:大家好,我是元生創投的創始合伙人,元生創投03年成立,目前已經發起兩期資金,總規模20億人民幣。剛才提到綠色創新通道,我們所投的5家企業都在綠色通道里,也在園區布局,希望將來能夠跟大家交流合作。謝謝!

王國瑋:問每個嘉賓第一個問題,主要是關于從他們本身代表的基金或公司,他們這幾年怎么看待跟海外之間的交流,特別是和中國的器械市場的結合?

姜峰:走出去搞合作必須要做的,西方人喊創新沒有中國人喊的響。人家天天做的工作就是創新,歐美人開醫療器械公司,一定有新技術,或者有新的業務模式。而創新在中國還需要積累,不僅是氛圍還是政府的扶持,都不能一蹴而就。

最好的模式是我們先和海外的創新公司合作,培養自己的創新意識和習慣。在歐美小公司做產品,研發跑的比較慢,動物實驗要求比較高,倫理委員會標準比較高。到中國來找資金對接是比較好的出口和方式,現在早期項目都可以來中國,這是非常好的模式。能創新的企業鼓勵他和國外合作,學著做創新,慢慢自己做創新;不能做創新的,做好工匠精神,做代工就行了。我們要像國外一樣有一個良性循環,良性循環的主導因素是技術。

王國瑋:請王院長跟我們分享一下,如何把國外很早期的技術帶到國內創新。

王捷:第一,要有信任的基礎,能夠很好的溝通。

第二,基本上在中國,無論是我們的法規部門,還是我們的投資人或是醫生,都對自己沒有信心。我們要相信我們做的事情,我們看一下所謂中國的創新,基本上落后美國10年,當我們不能完全的判斷一個技術時,要和能做這些事情的最前沿的那些人在一起,因為他永遠走在前面。

朱青生:剛才兩位都說的非常好的,在我們這個行業里面有一些現象的總結,總的來說要更樂觀一些。我們中國醫療器械行業的發展,它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當中肯定存在很多的問題。我們中國以前在這個行業基本都是進口的產品。進口的產品最大的問題是什么?是在這個行業里面所取得最大的、最豐厚的利潤留在了海外。

我們非常歡迎跨國公司到中國來和我們一起創新,而不是僅僅把這個產品輸入到中國。從我們基金的角度來說,過去這幾年我們越來越多地看到全球很多公司到中國融資,實際上這跟我們市場的發展,跟我們在座各位同仁的努力有關系。因為美國對早期這方面的投資,跟美國資本市場的環境和大的醫療器械公司對市場的把控有關系的。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機會。美國和歐洲的公司都來了,這是我們歷史性的機遇,從資本的角度來說我非常愿意和這些同仁,一起打造這個領域。

王國瑋:陳總能不能給我們分享一下海外的情況。

陳杰:不同的基金有不同的投資策略。有的基金是創新,追求比較前沿的科技作為投資的主題,我們是以進口替代作為我們的投資主題。主要的策略是,在國外臨床上已經驗證了的臨床器械或診斷器械,我們迅速地把這個技術在中國做出來,我們投了很多這樣的企業。

像姜會長說的一樣我們也投資一些公司,可能是工匠精神做的好,它的產品在成本質量做的很不錯,已經能夠出口國外,甚至跨國公司都請他來做代工。這樣的企業我們也投了一些,我們主要是這樣來做我們的投資,給我們的出資人以好的財務回報。境外投資的時候,我們還是希望和國外有創業成功經歷的團隊合作,這樣最后的成功率會更高。

王國瑋:簡單分享一下我們做的幾個跨境方面的投資,從產品角度來講,做藥方面的比較多,在器械方面國外收購比較多一些。中國每一年市場規模都在增長,在每個領域里面,包括器械領域里面,有的中國是第一大市場,在一些醫療的設備方面,中國的市場已經達到了全球第一。這么大一個市場的容量,我覺得這給中國的企業發展提出了很多機會。當然還有一些挑戰,產品專利搬到中國來,怎么消化它能夠服務于中國市場。

公司也是一樣,把收購或者跨境變成一個有機的過程。不僅是過來,還要在我們這兒生根發芽,新一代的產品能不能成為一家有機的公司,然后整合起來,這是對中國公司最大的挑戰。

姜峰:因為自己長期在協會工作,做了14、15年的會長,一出國很多項目找我,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這個項目引進到中國怎么能夠發展的更好?首先這個技術一定是適合我們中國的,量大面廣的項目。技術比中國現有主流市場的產品好百分之三四十最適合中國,如果領先幾個時代,中國的市場很難教育。我一定要在中國找到能夠運作這個項目的團隊,這個團隊很牛。有時候項目差一些也能夠服務于患者,就怕不接地氣,這個項目就做不起來了。我其實更享受燒錢做一個世界上沒有的新技術,給自己的標準定高一些,如果我要做就超前一代,不是超二代三代的。

王捷:我們要看一下在工程上和技術上有沒有這個能力,能不能做出來,我們要看法規,要看一下這個團隊,如果都可以,那這個事情就能夠做。我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定要找原創的那個人。

朱青生:我們在融入國外一些技術的時候,怎么樣能夠降低風險?以前一說到中國他們有恐懼感,現在他們非常希望到中國來一起創業,也愿意把技術引入中國來,最根本的依據是什么呢?就是臨床價值,一切圍繞著這個方向,我覺得我們不太會走錯路。

陳杰:把國外的技術產品拿過來的時候,臨床很重要,很多項目不錯,但是在國內還要搞醫保,做物價,做推廣,一個項目價值的實現會嚴重的拖后。關于境外的技術,我們會嚴密的關注國外的最新的技術動向?,F在的資訊很發達,如果你關注到這些技術,有相關的團隊,找到有這方面經驗的人,這些人再創業成功的概率很大。

王國瑋:你們覺得跨境帶來的醫療器械的機遇,哪個領域想到國外做,只說一個領域。

姜峰:外科治療產品和耗材。


在線客服


客服電話

0771-2862832

1000部又黄又湿免费视频,宝宝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免费理论片高清在线观看,老外又粗又长一晚做五次